「藝術治癒自己」結論與感想

沒有一個女人,一生下來就想當一個壞女人,或瘋女人。

我們花很多時間在尋求社會的認同,尤其是在父親的教導下,我們總是輕視母親。母親不可能不跟父親吵架,父母吵架完總是想找孩子的認同。而孩子也很容易跟主要照顧者吵架,傳統華人社會主要照顧者都是母親。人必須要反抗或離開主要照顧者才能獨立、長大。

所以在潛意識裡就會接受較為疏離的父親意見一起輕視母親。輕視母親的結果,就是會對自己身為女人一事覺得不認同。

要像「人」一樣,這個「人」就是「男人」。所有跟男人集體利益有關,例如不需要負責的「親密關係」、「性產業」、「金錢遊戲」、「權力」、「地位」,不按他們想法走的就安上「壞女人」、「瘋女人」、「女權自助餐」的罵名。

遇上社會上的人如此,我們大多可以不放在心上。真正在意的是父母對我們的評價,但父母在意的是他人的評價。

如果想要不受影響,只要認清一點「遇到很多與經濟利益衝突的事,父母又是同一國。」我們無須在父親或母親中選邊,我們無須在男人、女人中選邊,我們無須在男權、女權中選邊。

我在乎的是人權。

為什麼離婚的人在社會上就要像罪人的存在?
為什麼要用「再婚」、「有對象」證明自己?
為什麼離婚後不能把自己過好,開開心心的,即便單身也很幸福?

現在社會對初戀離婚的人的罵名,比同居數人不結婚的人更嚴厲。尤其是在網路上,躲在螢幕後肆意傷害他人的人。

109年我開始在網路上講「離婚」後我仔細思考分析我的過往,試圖理解我每個決定和每個傷痕,在解析的過程中我也漸漸復原。最後,我可以放下許多心裏的包袱,走出自己的一片天。

離婚後這兩年,我常常遇到有人:

因為我離婚,可憐我,我覺得很溫暖,但我不覺得自己可憐。
因為我離婚開始畫畫書寫有點影響力,忌妒和攻擊我,我雖然覺得有點傷心,但我寫、我畫是為抒發情緒,而且我有能力做好我想畫想寫的東西,我認為透過我不斷練習,我會變得更優秀,時間可以證明一切。

因為我離婚,想羞辱我,和我說:要找到對象很難。
因為我離婚,想安慰我,和我說:也是有人找到好對象。

為什麼沒有人相信一個人也可以過得很好很幸福?
為什麼人這麼懼怕孤單?

我覺得這是因為人都是「懶的」有另外一個人的時候,就可以透過角力把不喜歡的東西丟給對方做。

通常「賺錢」很累,沒有人喜歡。

所以老闆會用各種激勵方式要你好好工作,說明「賺錢」的重要,因為他需要機器人幫他快速財富累積。父母會用各種鼓勵與剝奪的方式要你好好工作,說明「賺錢」的必要,因為他不想養你一輩子又需要你幫他養老。對象會用各種談情說愛的方式,說明「賺錢」的功能,因為在兩人關係中有錢的說話比較大聲,可以宰制另一方。

這個以錢為思考的邏輯是「資本主義社會」,以生殖單位組成小家庭的社會建構所造成的結果。要讓人,也就是勞動力,離開家庭或家族。

這樣他們取得的代價最小,最便宜。

以前的人有家族和家產,只要好好跟著父母一代傳一代,要安安穩穩活下去很容易。但現在所有的教育都是在叫大家要學美國式的個人主義、離開家庭、離開家族靠自己奮鬥,這樣才是一個「人」正確的活法。

一般人如果你靠家庭和家族就會被嘲笑。

但實際上,真正有錢、有資本的人還是靠家庭和家族聯姻,繼續延續並保有他們的資產。就是傳統的「相親」看對方條件與價值觀是否與自己相同。

人必須要靠家庭和家族,才能減輕資本社會裡的資本家宰制,那些因為血親和姻親建立的關係,無論是囿於華人社會的價值觀與道德壓力或是長久相處的情感,才是真正不會拋棄自己的人。

外面的人再好也無可取代,他們也是你和他人吵架時的強力後盾。

也許這些血親和姻親關係的人在很多時候都有華人的壞脾氣「貪小便宜」,例如我父母沒有缺錢,但他們就是很愛拿子女的「奉獻金」,因為他們覺得這是傳統「孝順」或「愛」的表現方式。

他們沒有意識到自己有父母輩留下的財產和戰後破敗到重建的紅利時期,而我們所處的是資本主義建構下逐漸趨於兩極的M型化社會。廠商過度生產,為刺激消費,所以生活中充滿誘惑,一個不理智的結果,就是一直為「賺錢」去買可能不太需要的東西而煩惱。

社會上許多人會說「物質慾望」造成你努力進步的動力。

對我來說這只是有些人在你擁有「物質慾望」時,可以趁機「賺錢」所以這樣鼓吹,把這世界用成消費型,資本家可以擁有最大的利益。

所以有很多人結婚前後,最大的物質慾望在「買房子」,沒有理財觀念的一買套牢終身,終身為房子努力和吵架。

吵架、賭氣,最後又為經濟條件低頭,階級複製,永遠父親和自己的女兒說:「不要和你媽媽一樣。」或母親對女兒說:「不要和我一樣。」

但你永遠不可能和他們一樣,因為他們的時代已經過了。

其實現在社會,女生不用進入婚姻就能獨立生活。

很多廠商搶著要賺女人的錢,所以都會說女人愛聽的話、演女人愛看的戲。女人在很多工作地位上、能力上也被認可甚至超過男人,我們只要「不貪心」、「不天真」、「不偷懶」,就不會失去理智,被感情詐騙喪失主權,或是在婚姻關係中保有主權。

只要我們保有獨立思考能力,不要人云亦云,就不會受他人影響,能為自己而活。

現在我就認清現實,我是「腦袋有洞又愛哭的瘋女人」。

「腦袋有洞」是最多人給我嫁給我前夫的評語;「愛哭」是我本來就愛哭,我哭結果我姊跳樓死後我就不敢哭,哭對我來說很能宣洩情緒,哭完沒人靠我都會自己站起來,但這社會不太鼓勵人哀傷;「瘋女人」因為一直有濃得化不開的憂鬱情緒跟著我,我擺脫不了也接受這樣的情緒會跟著我一輩子,而我不是那種會乖乖任他人擺佈的女人,常常有人說我不是「正常女人」。

破罐子破摔是我離婚後真實寫照,不理會他人的我,能真正愛自己,覺得自己值得被愛,也活出自己的樣貌。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