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聖卡薩諾瓦》導讀

前一陣子 羅志祥 到近日 吳亦凡 事件,在觀看新聞與爆料的路上,我認識的一個稱為「卡薩諾瓦綜合徵」的名稱,白話來說就是「浪子綜合徵」。也可以擴大到女性指稱,即渣男、渣女。
這樣的人會在主要愛情關係外,尋求性/愛關係,或是永遠沒有主要愛情關係。這樣的人會在追逐對象時殷勤,或是認為自己深愛,卻在到手後瞬間冷卻。
在我發現我前夫外遇,我向許多人訴說我的煩惱。我的父親跟我說:「男人都是這樣,這男人是你自己選的,這婚是你自己要結的,你自己面對。」我跟朋友的父親說,他回我:「男人就像貓,出去外面吃吃魚,還是會回到你身邊。」我和很多女性說得到的回應都是:「忍一忍就過去了。」
我忍不住,就離婚了。
離婚後,我發現會因為這種事離婚的人很少。
我和前夫的好朋友討論,他和我說:「如果能滿足你所有物質與家庭需求,只是外遇,你也不會離婚。你會接受他的外遇。」我說:「不會,我還是不會接受我另一半外遇。」
金錢、性、婚姻、愛情,之間究竟有怎樣的關係?我很疑惑。
這兩年我不斷思考與探究,直到我看完這本書。
我自認為找到某些答案。
情聖卡薩諾瓦,男性獸慾的極致代表。
男性的性吸引力衰退伴隨著老化產生,一個風流倜儻的美男子在他成長過程中受到女性的青睞,女性不會在乎他金錢、身分、地位、忠誠只為跟他有一段羅曼史,這是女性受獸性驅使的自然反應。年輕的卡薩諾瓦花費大多數的時間周旋在女人之中,視其為冒險故事的重要篇章。無論是處女、寡婦、修女、人妻、高貴、低賤,都受他吸引並念念不忘。
遇上瑪珂琳娜時,卻踢上鐵板。她貌美且年輕,小有財富、高學歷,睿智並辯才無礙。卡薩諾瓦在寄居在視他為恩人的歐利佛家中認識並拒絕他求愛的女子。這兩天他認為自己深深的愛上他,想要用盡一切力量換取春風一度。
瑪珂琳娜對他視而不見,卻與她拒婚的對象羅倫佐暗度陳倉。
看到羅倫佐,卡薩諾瓦彷彿看到三十年前的自己。
英俊、健壯,熱愛冒險,富有莫名的榮譽感,視女人、禮教為無物。在侯爵前和她夫人調情,因兩千金幣出賣瑪珂琳娜讓卡薩諾瓦有機會代替自己與之溫存。
但故事中的卡薩諾瓦不再年輕,在他嫌棄為他做牛做馬的旅店女主人衰老、曾經救助人雅美利亞容貌不在時,他何嘗不是這樣?
這件事在黎明到來,瑪珂琳娜目光裡達到頂峰。最終,他不只身體老,心也老了,他不再有榮譽感、信念,而是為回到家鄉與延長壽命而掙扎。
勤奮的貧窮教師歐利佛感謝卡薩諾瓦16年前捐助一百五十金幣,讓他得以娶妻生子並透過努力擁有莊園得以翻身為富商。但他不知道在成婚前一晚他的妻子與卡薩諾瓦共度良宵並念念不忘至今。
卡薩諾瓦對照是羅倫佐、歐利佛,瑪珂琳娜對照是歐利佛的13歲女兒。這女孩從故事暗示被神父、侯爵侵犯過,並從明筆寫卡薩諾瓦對其的侵犯,但他永遠露著的是孩童般的自信微笑,而非情慾的勾引。
女人有情慾,很正常。
結婚後,就是公認不是處女的存在,離婚後更是如此。
許多男人想利用女人的情慾,用情慾自主、男女平等的詭辯,展開對男人來講只是冒險活動一章的關係。這是對權力對等的女性,不對等就硬上並合理化自己的行為。在這擁有處女情節的父權結構社會中。當對象不是處女,男人負責任的心就會降低很多,行為也隨便許多。這可以從小說或新聞事件中再三得到驗證。
但套一句神力女超人的台詞:「男人除去傳宗接代功能,肉體歡愉並非主要因素。」
我還是認為女性要正視自己的情慾,但不應被其主宰,即便我不是處女,甚至如奧利佛女兒被侵犯。我都能擁有孩童般自信的微笑。
拒絕髒東西,爬上我的床。
PS. 本文的性別討論不涉及第三性,並以傳統男女關係做為主要論述核心。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