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的生活」成果展教案設計

國文課教案發想

101年台大畢業後,到松山高中實習,我離家出走試圖自力更生。在實習時,七點上班五點下班,六點去日本料理店打工兩點下班,六日再到補習班工作,收入才夠支付在外房租與生活費。
那時候,碰上前夫,他在創業。實習結束,考教師證前,我到補習班工作,又到中研院近史所當研究員助理。拿到國文科教師證後,到新店高中和大安高工兼國文課。薪水不穩定,迫於生計我就搬回家居住。
老師的養成過程極其辛苦,若不是有點理想和浪漫,很難撐過菜鳥期。
不會和父母相處的我,又想離家,最快的方式就是搬到前夫家和他同居。如果兩人要穩定交往,我勢必要有一份穩定收入。最快的方式,就是當正式老師,上網找進修部和國文,出現「南華高中」,面試完我就上了。
我帶五個後母班,每次學生都露出可憐兮兮的表情,問我:「會不會帶他們畢業。」我說:「會。」最後就真的帶畢業,他們畢業後,我拿到輔導教師證,做輔導組長,當一年行政。我雖然有輔導教師證,但我對自己認知是國文老師,在學校把我定位為輔導老師,不給我國文課時,我知道我該離開了。
我總是搞不懂,教育是什麼?我為什麼要當老師?
所以我到教育最高殿堂找答案。
我到師大念教育研究所,也當「十二年國教-分科教材教法專書編輯計畫」專任助理,那三年我們編四十四本教材教法專書,現已由五南出版。那三年主持人帶著共同主持人,集結教授和現場老師共三四百人。那時總計畫助理只有小瑛和我兩人,這三年讓我真正學會行政和人的無限可能。
就在計畫要結束前一年,我離婚,過一段遊魂的日子。在去年計畫結束後,又碰到疫情的打擊,沒有穩定收入的我,感覺自己又回到大學畢業無能的失落。
悲憤交加的我,開始在網路上書寫離婚後又重新站起來的故事。到十二月,以為自己生活開始好轉時,父親罹癌,我知道自己不應該任性。
邊到醫院照顧父親,也照著他的意思去找份老師的工作,以安其心。
剛好能仁進修部有個老師帶不動,要離職。朋友說我有南華的經驗,叫我去幫忙。
我推掉兩份薪水優渥的專職文案工作。
就去了,因為爸爸喜歡我當老師。
原本只是想應付一下。
110年1月1日開始重拾教書工作,內心只是惦記著自己的畫展。
5月17日疫情上升三級,畫展辦不成。
失落是一定的,但日子總是要過。改成線上上課,大安高工資訊科畢業的我,線上是我的天下。
突然的重大變故,我很快就掌握狀況,穩定好我的班級。也透過線上的經營,孩子更認識我,我也與他們有更多相處和溝通的機會。
看著卸下尖刺的他們,內心一陣柔軟。
能回去當老師,真的太好了。
而我過去一年面對疫情打擊,認真過好生活的經驗也透過不斷對話傳達給他們知道。
我帶著一年級學生讀〈岳陽樓記〉,回憶著在學校課堂上過的〈詠物篇〉、〈晚遊六橋待月記〉、〈一朵花的啟示〉,試著更好的面對日常生活,從平凡生活中的樂趣。
我帶著二年級學生讀〈蘭亭集序〉、〈眼神寫成的纏綿之書〉,回憶著在學校課堂上過的〈蒹葭〉、〈詞選〉,試著從中學習如何面對困頓,找尋生命中的不完美之美。
面對疫情造成的死亡恐懼,我們讀〈伊凡伊里奇之死〉從年老的托爾斯泰筆下等死的虛構人物心態轉變了解死亡,到讀《潛水鐘與蝴蝶》一個真正等死的作者卻充滿力量的活著。
跟《潛水鐘與蝴蝶》作者相比,至少我們健康,只是必須待在家。
我們試圖練習記錄著生活,感受每一天平凡的生活,確實的在活著,並試圖找到樂趣、找到美。
跟過去的人相比,他們只有寫作和繪圖能記錄生活,現在拜科技進步所賜,我們不只能用文字、畫圖,更能利用攝影與影片方式記錄。
以前人寫好文章、畫好圖,如滕子京寄〈洞庭秋晚圖〉托范仲淹作記書信往來動輒一年半載,又或李清照「雲中誰寄錦書來」苦等相思。我們總能透過網際網路,社群媒體發布自己的紀錄,並很快收到朋友的回覆。
所以我沒有規定他們紀錄的形式,有人用FB、IG等社交媒體,也有人用word、PPT等文書軟體。內容更是不限,有人唱歌、有人拍狗、有人練頭、有人追劇。對我來說,就是他真實的人生,他可以活成自己想要的樣子。
只要,不後悔就好。
上一次「藝術治癒自己特展-失婚慶典」展覽是我走過離婚,找朋友一起辦展,告訴大家離婚後,只要自己開心做喜歡的事,也可以過得很好。
這次「疫情中的生活」成果展是我走過疫情中的孤獨,找學生一起辦展,告訴大家即便平凡的生活,也可以很有個性。
每個人生在世上,就是獨一無二的存在,你可以為自己而活。
最後,還是對疫情中第一線的醫療人員線上我們深深的感謝與敬意。

現在邀請你來看【疫情中的生活】成果展 進入觀展 *綠色的人名可以按進去看到每一個學生的日記

課外參考閱讀 (可按圖片進入分享內容)

展覽緣起
展理論依據
總結與反思
資訊教育融入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